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两学一做专题 书香新闻

我和我的祖国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09日 点击次数:

我的祖国和我,像海和浪花一朵,浪是那海的赤子,海是那浪的依托。

今年国庆节的时候,《我和我的祖国》这支赞歌从大街小巷流出,每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哼唱两句,营造出祝福祖国生日的喜庆气氛。

我尤其喜欢这首歌中对祖国和个人关系的比喻:就像海和浪花一样。海由无数的浪花汇成,一朵浪花要依托海浪才能绽放得绚烂。祖国的发展必须依靠每个人的努力,个人的成功必须倚靠祖国的繁荣强盛。

我是一个三峡库区的居民,九四年大坝正式始建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两年后,我出生在宜昌市兴山县的县城高阳镇。如果问我最早的记忆是什么样的,我想氛围是阴暗、闭塞而潮湿的。在我六岁之前,我和父母一家三口一直生活在一间一楼的狭窄房子里,从卧室到厨房还要经过一条和邻居公用的走道。

如果没有三峡工程,我想我的整个童年都会在那个楼栋拥挤,道路灰暗的小城度过。

因为大坝修建的原因,上游水位上升,海拔低的高阳镇要整体搬迁到新县城古夫城,旧的高阳镇几乎要抛弃地势低的房子,整个推倒重建。

于是在零二年,我们举家搬到了新县城,我的童年记忆从这之后才开始变得明亮。古夫镇的街道干净整洁,安排规整有条理,到处都是绿化设施,闭眼能闻到植物的芬芳。这个四面环山的小镇是我之后九年间的生活基地,青山蓝天白云成了我童年的新底色。

大坝附近的配套工程不只是县城的搬迁,许多计划会被淹的道路、桥梁都要覆盖重建。父亲的老家在更接近库区的秭归县。回老家的时候,开车走在坑坑洼洼的公路上,抬眼看见高架公路仿佛天路一般。又想起刚刚路过的重生中的老高阳镇——它还笼罩在混沌的飞尘中,我强烈地感觉到那座紧锣密鼓修建中的水电工程与我命运的紧紧相连。于是我趴在车窗边,问母亲:那座大坝什么时候建成啊?母亲回答我要等到零六年吧。我便开始期盼 “素昧平生”的大坝完全建成的那一天,暗暗将它划为我人生中的重要节点。

转眼间大坝建成,我已经是一个初中生了,我迎来了新的学习阶段。整个长江流域也迎来了新的纪元,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时期将长江的水患解决得如此彻底。这之后,三峡库区开始了稳定的发展,三峡大坝产生的电力被源源不断输送到全国各地。

三峡工程无疑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它不仅解决了部分能源问题、长江洪水问题,还切切实实改善了附近的民生,我们家是千千万万受益的百姓之一。

祖国的脚步从来不会停止,三峡工程是她一段时期之内要解决的重要问题,未来她将面临着更多的挑战。为了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中国梦,她必须一一接下挑战书,勇往直前。

我是祖国这片大海中的一朵小小的浪花,受她庇佑。今年是她七十岁生日,在她的生日庆典上,我和朋友们约定在她一百周岁的时候再聚首。到时候,祖国一定已经是一个实现了现代化,建成了一个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希望在这三十年,我风华正茂的三十年,能不仅在海浪的依托上绽放,还能为祖国实现梦想贡献一份力。


王东篱

硕士1801新闻广电班

18级硕士新闻广电党支部


上一主题: 华夏赞歌

下一主题: “我们那个年代啊……”

新闻通知
政策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