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两学一做专题 书香新闻

年画里的家国情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09日 点击次数:

熏香的墨汁气味,画布上映着几分朱红,偶有几处散落笔伐。一个满脸沟壑的老妪,一头灰白交织的灿发。提笔,运神,着墨,染色,一股腾然的年终告别,一曲新时的凯歌汇奏。这是祖母的年画展,这是独属于我们家的新年“仪式”。

这仪式从我记事起便深埋心坎。祖母常说:“过年若是不贴几幅年画,总感觉偌大的白墙刺眼的很。”可惜如我这般幼稚,实在不懂墙的白净到底所谓何错。

倘若你走进我们家中,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年画。色调以黑色衬底,偶有几处红点辉映。我在庙会中,经常看到印刷精美而平整的年画。诸如此时,我便会懒语对祖母称:“这画漂亮,今年不如给墙盖上?”祖母顿时满目憾色:“这东西,够不着味,对不住心。”

要说这年画画的是啥,便稍显祖母骇人的执拗了。她画各处山水、鸟凤、鹰鸠,然后在旁提一段毛主席的经典诗词。纵观各篇,偶有几句她自我杜撰的家训,便均是泛泛模样了。

起初这场景涌起我的好奇心,看多了便觉得全如圈子里的范式了。偶有几个人物画像,也均是革命先知,劳动模范。不过看着祖母欣悦的样子,也就觉得这画颇有些韵调。祖母常说:“这画不是用来看的,要用来记。”这句话一直耳提面命式地飘荡在我耳旁十几年。记什么?难道仅仅是那几句伟人的语录吗?

今年回去,忽看到祖母搬着一个小梯子,佝偻着身板,费力地抿着嘴,憋着劲向上探伸着胳膊,左右滑动清理着年画的灰尘。她腿脚开始不灵便,说话也吞吞吐吐,耳朵也背的厉害。我看着她的背影,似乎有些看清了年画绘在她身心的印迹。她依然不服输的在外面闲逛,拄着拐杖,四处给人调停家庭纠纷;她依然是退离休办的“元老人物”,组织大家在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上欢歌载舞;她依然是那个正义的小老太,遇到不道德的事情就要上前说教,语气凌人;她依然爱握着我的手,对我讲解放战争时的故事,给我看在大队劳动时的照片,拉我听革命时代的红色乐曲,摇头晃脑地欣赏八大样板戏。她的生活似乎活在历史的经典里,绕着过去的苔痕,走到头就转个身,往复地踱步品赏。

但她也携着过往的重担,冉冉顾望左右,要把“现世”看个究竟。她每天会看新闻联播,不管听不听得懂,她也使劲的理解一些党和国家的政策解读。她拿着智能手机,每天浏览新闻,不懂的地方还会发消息“轰炸我”,叫我向她仔细言语。带她出去旅游,她总有一种莫名的亲和力,和当地的居民都能混个脸熟,拉家常也能说个滔滔不绝,活像个表演欲亢奋的“老小孩”。但她依然在目睹黑暗时,用青筋纵横的手摸摸额头,来一次无助的叹息。

我看到,画中的山水,是她印象中的美好。她深爱着这个国家,这片土地。她聆听着党的教诲,用青春的价值承载着民族的点滴。她就像这个国家的某一转齿轮,极力地扭动身躯,与国家的发展高度耦合。她希望这万里山河,能用坚实的身躯,托起这个民族的崛起与希望。她更希望这山河上的子民,能与这山河和谐相处,不论它承受了多少迷离与伤痛,都要倾尽所爱,与它相伴永世。落笔在旁的字迹,是她的交心嘱托。她用一辈子的实践,履行了那些文字的真谛。她想喊出一份属于自我的感叹,却发现自己的一生,都融进了那几句话头里。那是她的支撑,一个平凡中国人最纯然的信条。

我开始意识到,祖母是个懂得抓取过去的智者。她的画,承载着一个年代的碎然记忆。她生于抗日战争爆发的前一年,目睹着中国的灾难与彷徨,亲历着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民族复兴。她的理念有那个年代的局限,却探出一缕辗转与跳脱。她是个普通的中国妇女,善良,勤劳,又有种“妇女能顶半边天”的拗气。三八红旗手、优秀劳动者,泛黄的奖状还压在旧相框下,渗开一段段朴素的奋斗情绪,兜着一种不违初心的使命感,一种乐观昂扬的心气,一种能低头却不弯腰的时代精神。

想到这里,我升起了一种传承间的感怀。她那黑白分明的意志里,总衬着一抹红,让我懂得在这个黑白无常的世界里,作为一名党员,心里定需燃着这抹红。这抹红,从决定入党的那天起,就窜成了一株耀目的火苗。它灼着我们的灵魂,让我们在面对利益左右时,总有一丝痛楚让自我觉察。它的火舌跳动着,透过光亮,让我们看到新中国七十年来的辉煌,看到那些动人的牺牲与奉献。这画里的鲜活,要钻进我的生活,时刻要我看到那艰苦不懈的过去,更要在未来洒下价值,以坚定的理念与高效的执行力,紧跟党和国家的步伐,以深刻的使命感激励自我负重前行。

画在墙头,一年年地撤下。祖母还在画着,画笔挑动起承转合姿态。她与我笃信,这锦绣中华,定会呈上一片别样缤纷。



王鑫

硕士出版1804班

18级硕士出版党支部


新闻通知
政策文件